再见旧春光

时间:2019-02-12 12:01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良多年后,当我在寒山寺看到一支从墙角冒出来的桃花时,不由想起了一首词。

  春景仍是旧春景,

  桃花香,李花香。

  浅白深红,逐个斗新妆。

  难过惜花人不见,

名字控

  歌一阕,泪千行。

  春景仍旧是旧春景, 改动得不外是民气而已。

  比方,我。

  又比方,苏临。

  1.

  帝京落了一场雨,浇打在颜倾宫的桃花林里,残落一地残红。

  霜儿去内殿取了把伞出来,递给我,说 娘娘每到这个时辰,老是会去桃源逛逛。

  是的,桃源,苏临在我十八岁那年,以这十里桃花为聘,娶了我。

  彼时,我叱责他劳平易近伤财,没阿谁须要,更多简直是满心欢乐,连碰见一贯厌恶的苏雪都是溢满了愁容。

  时隔多年,每当想起从前那些光阴,我老是会有一种错觉,苏临从没爱过我,而我也没有碰见过他,我和他不外是万千尘凡中的目生人,谁也不看法谁。

  惋惜,我说了这都是错觉,是强加在内心面掩耳盗铃的设法而已。

  独一没变的,是这桃源,是这三月时节的雨。

  苏临来的时辰我刚从桃源返来。落花香满衣衿,傍晚烟茵迷。他仿佛曾经来了好久,中间的茶早已凉透。

  臣妾拜见皇上。施了礼,落坐于一旁。

  去哪儿了? 他并没有看我,而是望向窗户表面。顺着苏临的视野看过来,此时雨曾经歇了,氛围里还布满着雨水的滋味,搀杂开花香,烟雨雾霭,倒不失一番好景。

名字控

  我俄然就很想笑,然后就真的笑出了声。颠末光阴的浸礼他变得更加深厚慎重,容颜自始自终的俊朗,工夫好像在他身上遏制了普通,并未留下几多陈迹。

  苏临偏过火来,讶异地看着我。

   本日是桃花节。

  他淡淡颔首,脸色无甚崎岖。

  我亦淡淡地笑,打了个哈欠: 皇上如果无事,就请回吧,臣妾有些乏了。

  苏临冷冷地看了我一眼。

  我只笑不语,觉得他会像平常一样拂衣而走,却没推测会被他一把拉进怀里,他说, 晚凉,我们回到从前好欠好。语气无助的像个孩子。

  我摇了点头,挣开他的度量。笑道: 皇上莫非感到此刻如许欠好吗?

  苏临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毕竟是甚么都没说,走出了颜倾宫。

  2.

  是夜,月凉如水。薄雾昼起,阴影沉香。

  虽已入春,这夜里仍是带了些许凉意。

  刚从殿外出来,远远地便瞧见素盈宫掌了灯,歌乐从何处传来,灯火衰退。

« 上一篇:第六只脸盆
» 下一篇:爱无可爱

右侧广告
右侧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