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花开,一世情长

时间:2019-05-08 12:51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她一身白衣,站在绣楼上,附近是漫天布满的凤凰花瓣。她浅浅的笑,灵气逼人,而每及此时,城市让人疏忽掉她那仅是娟秀的容颜,感触冷艳。她笑,好像春暖花开的旖旎一片。

  他站在劈面酒楼,凭栏了望。轻摇一把折扇,周身环绕着不相上下的清贵之气,甚是风骚俶傥。他眼中焦距不甚明白,隔着喧哗的街,凝望劈面含糊不清的曼妙身影,脑中倒是极快地勾出一副倾城笑靥。星目微眯,薄唇轻启,淡淡吐出一句,这男子,本令郎要了。

  劈面绣楼,将要回身拜别的男子似是听到这话,心有灵犀般的回眸,视野中却无那设想中的夫君。心下不由来一阵绝望,倒是含笑。

  三月后,陛下大婚。

  此时,都城的凤凰花大片大片的怒放,好像绯红的云烟,围绕满天。

名字控

  迎娶一国以后,二十四抬的花轿,百里的锦红铺路。描金绣凤的御辇中,一曼妙人影随浮动的纱帘一目了然。满街熙攘的人群,脑中俱表现三月前绣楼那男子的清含笑颜。岂不好像这怒放的凤凰花,认真称得起倾城绝色。

  月上中天,清凉月光与满城烟花交相照映,描出火树银花的乱世浮欢。

  他翻开她头上的喜帕,眼光锁住那即便盛妆也仅是娟秀的容颜,却勾唇笑了。

  你不绝望?她问,眼中写满惊诧。

  有何绝望?他反问,波涛不惊。

  两人绝对无言。

  芙蓉暖帐,挥洒自如的图腾严肃庄严,却压不下这一片春景旖旎。彻夜,这满城的灯火衰退,是为谁点?

  中宫皇后,掌凤印,统六宫,独享帝王三千溺爱,圣宠不倦。

  春去秋来,又是一年凤凰花开。

  他斜靠着床,金黄色的龙袍上血迹洇染一片,红的妖艳凄迷,他轻勾唇角,笑着。

  为何笑?她问,玉手此时正握着一把宝石匕首,而那尖端,没入那人的身材。

  你想要的,我都给你。这三千溺爱,这命,此日下,只需你想要。他说,仍旧平平的语气;他笑,眼中尽是宠溺,竟似感觉不到那痛。

  你都晓得,她亦是淡淡的笑,尽是无法,真傻。她说。她不问为何,同床共枕这些年,她又怎会不知他的情意?

  他不语,仍旧是笑,眼光紧随着她,似是要把她看诚意里,长生不忘。

  而她看着他,眼光毫无缠绵。她脸色澹然,看着他表情愈来愈惨白,身材再也支持不住,滑落在地,看着他,末了一眼都是她的身影。毫无动容。

名字控

  她慢慢地踏出宫殿,对殿外的侍卫说道:圣上驾崩,宣众臣来朝。侍卫领命退去。

« 上一篇:十年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
右侧广告
右侧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