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冲淡不了友情

时间:2019-01-19 09:21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工夫如水,光阴如梭,转眼间已分开国泰人寿保险公司快要一年了。回忆起来,心仍旧如度量般暖和,如水般温和,如家般温馨。已经在那边留下许很多多的夸姣回想,自今忆起,仍让我记忆犹新。

  前天半夜,我正在清扫房间时,感到家里太宁静了,就想放点音乐来观赏。因而,我放动手中的扫把,悄悄地走到电脑前,点开QQ音乐,放上一曲“活是为着你”的闽南歌曲。

  此时,屏幕右下角有零碎动静在明灭。我顺手悄悄点开检查,是伴侣网里有一名叫“郑清炎”的人正哀求加我为老友。

  看到这个哀求信息,起首闪过我脑海的即是:“这个人是谁呢?与我同姓,并且这个名字感到有些认识,会是我看法的人吗?”我内心怀疑着。

  由于有些认识的感到,且与我是同姓,就算不看法,跟我同姓也算是有缘吧。以是我便批准经过这人的老友哀求。

  这时候,屏幕右下角又有信息明灭,我点开来看,是那位郑清炎发过去的信息。他问我说:“还在国泰吗?”

  我内心感触很奇异,怎样会晓得我在国泰上过班呢?我答复他并猎奇的问:“没有了啊,你是?”

  还没等他答复时,我便又打了一句话过来:“清炎,好认识的名啊。”

  这时候,他答复说:“郑清炎,从前常和秀玲一路的,我们有几年没见了。”

  “嗯嗯,我知你是谁了。呵呵,从从前你分开国泰人寿到此刻没见了吧。”听他跟我这么一说,我便记起他是谁了。也怪不得我一看到清炎这个名字,会有些认识的感到,本来是我多年不见的同事啊。他已经是秀玲的下线,进国泰人寿保险公司做一段工夫就分开公司了。秀玲已经是国泰人寿一名很良好的成员,她跟我也算是比力要好的同事,我们常会结伴一路去客户家,一路去操持营业,一路去玩。

  “传闻秀玲生了,男的仍是女的你晓得吗?”

  “我都不晓得啊,也很是久没见她了。”

  “我中秋时才晓得是她的预产期,厥后就不晓得她是生男的,仍是生女的。”

  “我都没传闻她成婚了。从前的很多多少的同事,都渐渐的各奔工具,都少接洽了。俄然,好悼念过来哦,嘿嘿。”

  “是啊,偶然间大师约一下出来聚聚。”

  “嗯,好呀。都太久没见了。我此刻和永能在统一家公司下班。”

  “从前那些日子还真不错。永能这个我不大记得是谁?”

  “嗯,是啊。永能是个子瘦瘦的阿谁啊。”

  “这个人名我记不太起来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我们就如许,你来我往的,一字一句的经过一条网线,传送着相互迩来的环境和过来的光阴。我们聊到过来在国泰任务时,那些夸姣的日子;聊到近期各自的任务环境等等。我们就如许,重新温故了一遍,好像回到了已经在一路任务的时辰,仍是一样的密切,一样的温馨。

右侧广告
右侧广告